我給患者康復的信心 患者給我必勝的決心

2020-02-20 12:25:28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北醫三院綜合外科護士。李建君繪制

青海大學附屬醫院急救中心侯明主任和青海省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孫斌主任即將進入重癥病房。青海大學附屬醫院供圖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38歲生日,雖然遠在千里之外不能和家人一起團聚,但在援鄂醫療隊的大家庭里,能跟大家一起生活和戰斗讓我倍感榮幸?!?/p>

我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2月18日 武漢同濟醫院 晴

潘維偉 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北醫三院兒科醫生

今天是我38歲生日,來武漢也11天了。

一位80歲的老爺爺,是我收的第一個病人。剛入院時,他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等癥狀都很明顯。后來,我了解到他的老伴在疫情中不幸去世,她女兒打電話和我聊了許久,讓我多關心老人。每次只要我有時間都會和老爺子聊聊天,給他打打氣。當我看到老爺爺體溫正常,咳嗽和呼吸困難明顯好轉時,我真是發自內心地高興?;钪婧?!

38歲生日,雖然遠在千里之外不能和家人一起團聚,但在援鄂醫療隊的大家庭里,能跟大家一起生活和戰斗讓我倍感榮幸。讓我終生難忘的是,北醫三院援鄂醫療隊給二月份生日的隊員們集體過生日,今天大家紛紛給我送來生日祝福,喬杰院長還特意和我合影留念。

現在對我來說,最大的鼓勵是患者病情好轉,最美的生日禮物是患者出院。

“在支援的院區中有一塊碑石,上面寫著:生命之托,重于泰山。我想,自己不僅僅是一名抗疫護士,也是他們生命的希望!”

婚禮延期,愛未缺席

2月18日 武漢同濟醫院 晴

孫立佳 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北醫三院骨科護士

出發來武漢前幾天,爸爸媽媽還在跟我們討論3月29日的婚禮要不要延期。

2月6日下午4點半左右,突然接到護士長電話:隨時待命準備去武漢支援。掛掉電話,我的小心臟怦怦地跳了一會兒,有點激動,但沒有害怕。作為一名醫務人員,在危難時能夠走到一線,我感到無比自豪!

2月9日下午,我終于上崗了。進入病房后,呼叫器不停地響著,工作繁瑣且有序地開展著……一位老大爺叫住了我:“小姑娘,你看你眼鏡上都是水珠,可要小心點別摔倒了!”我的眼圈不禁有點兒紅了。

2月10日,我遞交了入黨申請書。我要向黨員同事們學習,用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恪守職責、堅定信念,共同抗擊疫情!

2月12日,第二次進入病房,通過反復的練習對很多操作我已經很熟練了。在為一個患者更換液體時,他說:“留置針的地方有一些疼,姑娘你幫我看一下?!蔽衣砥鹚囊滦?,仔細檢查了留置針沒有問題并跟他解釋可能是液體有些涼,幫他調慢一點:“如果有不舒服,隨時叫我們?!彼α耍骸爸x謝你姑娘,我好久都沒有笑過了。這是得病以后第一次笑,你讓我覺得很安心?!?/p>

在支援的院區中有一塊碑石,上面寫著:生命之托,重于泰山。我想,自己不僅僅是一名抗疫護士,也是他們生命的希望!我一定盡全力幫助更多的患者早日康復!

“在與病魔搏斗中,醫生和患者本來就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作為一名軍人,我知道戰友的這份情誼有多么深厚!”

我經治的4名患者出院了

2月17日 醫療隊武漢宿營地 晴

陳陽 軍隊援鄂醫療隊隊員、主治醫師

今天,又一名病人出院了,這是經我治療的第4位患者出院,更是轉移“陣地”后經我治療出院的第一個患者。援助武漢25天了,我給了患者康復的信心,患者出院給了我必勝的信心。

這是一名66歲的女性患者。病情不是很重,可是,她一住進醫院我就注意到她心事很重。

患者的心理狀態對治療效果會產生很大的影響。于是我主動與她拉家常,了解到她和她丈夫是同一天住進醫院的,愛人住在ICU。她不僅擔心自己,更擔心她丈夫。

了解到她情緒低落的原因,我就試圖解開她的心結。我告訴她,我們的ICU醫護團隊有多棒,打消對她丈夫的擔心。我還像個“婆婆嘴”,和她說家長里短,給她心理安慰,并從專業的角度給她解釋我們對她如何治療,將起到什么效果,樹立她與疾病抗爭的信心。第二天、第三天……她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了,也愿意主動配合醫生的治療。我們還加了微信,她一有疑問,就隨時問我,我一有空就耐心地給予回復。打開心結的她,一天比一天恢復得好,終于,在入院的第7天,康復出院了。

其實,在與病魔搏斗中,醫生和患者本來就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作為一名軍人,我知道戰友的這份情誼有多么深厚!

好消息總是一個接一個,加上在金銀潭醫院經治的患者,目前我經治的4名患者已經出院了。

每天下班,我都習慣性地打開手機微信,及時回復康復了以及正在康復的患者咨詢、交流和問候。透過手機屏幕,我仿佛看到他們那一雙雙期盼的眼睛——那可是生命相托!

“每個隊員都是以本色之心、平常之心參與到工作中,救死扶傷是本職,沒有看到大家有多恐慌,也沒有看到大家誰有一絲一毫的不愿意?!?/p>

死盯每一位隊員的穿脫防護流程

2月17日 武漢新洲區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 晴

楊冬華 青海省首批援鄂醫療隊隊員、青海大學附屬醫院感染管理科主治醫師

在重癥組的幾天,我們院感染管理組3人每天高強度工作,因為我們要做的是死盯每一位隊員的穿脫防護流程是否規范,找出穿脫流程在實戰中存在的問題,并及時優化改進。比如要使用外科手套,乳膠檢查手套容易脫落;穿防護服的時候應根據個人體型選擇合適的防護服,以避免皮膚和內層防護用品的暴露;監督并保障膠靴和護目鏡的清洗消毒達標等等。除此之外,還要對各區域人員及環境進行管理,清潔消毒,反復核查病區每天送來的五花八門的防護物資等。

醫護老師們24小時四班倒,而我們院感染管理組需在他們身邊24小時兩班倒,可我們無怨無悔,就一個信念——保證每一位老師都要安全。

從正式進入病區救治患者開始,每個隊員都是以本色之心、平常之心參與到工作中,救死扶傷是本職,沒有看到大家有多恐慌,也沒有看到大家誰有一絲一毫的不愿意?;颊咔闆r好轉一些了,大家會在援鄂重癥組的微信群里面發一下照片,老師們的眼角會笑一下;患者情況不太好的時候,大家又會在微信群里面討論及時救治患者。

在這里,大家沒有過多的情感抒發,也沒有過多的情緒宣泄,而是一個個冷靜的白衣戰士,把技術、溫暖、強大都給患者;而我們感控醫師又是保障各位醫護老師安全的定海神針。

青海省人民醫院呼吸治療師賈桂彬是我多年的摯友,我問他為什么會來,他說這些患者目前沒有特效藥物治療,氧療是關鍵,而作為一名呼吸治療師他理所當然要來。我研究生同窗室友青海省人民醫院院感科劉佳微,她也是一名感控醫師,我們倆并肩作戰,一個眼神我倆都懂彼此想表達的。每天呼叫最多的就是“方護士長”這幾個字,作為新洲區人民醫院重癥ICU護士長的她,永遠都是“好的,好的,我現在就去弄,謝謝你們”。

大家各司其職,除了那一雙雙明亮的眼睛,我們都看不到彼此的臉龐,只能靠防護服上青A、青B、鄂A……還有通過聲音判斷彼此的伙伴。春天到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摘下口罩,看到大家的笑容。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總數達60家!海南省重點實驗室布局在這...
100元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