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驗方,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肺炎驗案

2020-02-22 13:24:15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杜英

科技日報記者 杜英
截至2020年2月16日,甘肅90例確診病例中,有87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介入治療率達到了96.7%,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7個百分點,治愈出院的44例患者均全程使用中醫藥治療。為了將甘肅地區中醫診療新冠肺炎的經驗分享給全國臨床一線的醫護人員,《上海中醫藥雜志》刊發了甘肅省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中醫藥專家組組長張志明教授約稿,通過臨床案例的呈現形式,詳盡記錄并總結了甘肅驗方。
甘肅是我國經緯度跨度大、自然地理狀況最為復雜的省區,地形以山地和高原為主,氣候冷涼干燥,新冠狀病肺炎感染率、臨床癥狀、中醫證候與東南省份均有顯著差異?!案拭C地區新冠肺炎熱郁的特征突出,濕邪貫穿全病程,并有兼夾,但與武漢地區相比濕邪表現不太突出?;療彷^為迅速,易于出現陽明臟腑證候?!睆堉久髡J為,應針對不同時期不同個體不同的病理狀態進行調節,采用“一患一方案”全程跟進治療。
張志明從中醫學解析案例用方的角度分析,本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屬“疫癘”“溫疫”范疇,特點為濕熱疫。初期邪在衛氣,當及時宣透清化,扭轉病勢,防止邪入營血,發展為重癥?!安“溉颊叩闹委熃涍^分析,中醫藥治療介入越早越好,有助于截斷病勢,減少重癥發生。應嚴格辨證施治,方可取得良效?!?/div>
一是立足肺脾祛濕邪。專家組在治療過程中發現,此次疫情大多屬濕邪為患,雖有寒濕、濕瘟、濕毒之分,但濕邪是其共性,與武漢地區的濕邪特征亦相似。濕邪易阻氣機,溫濕相合易傷陰耗氣,引發變證。中焦為樞,三焦氣化之軸,濕邪困阻則三焦不利,故患者可見胸悶氣短、乏力納差、腹瀉便溏,且疫邪其性峻烈,極易由氣入血,致變證紛起。故本次瘟疫之治,非立足肺脾不可為。
二是重在宣肺化濕透熱。濕去則熱散,肺氣不郁則咳喘平;治脾重在調和氣機,通達膜原,脾升胃降,升清降濁,則濕邪得除,樞機通達,三焦和暢。肺脾同治,宣上暢中,熱透濕化,邪去則正安。病邪初起時宜解表化濕,佐以清氣,如案4加入馬勃、連翹;病傳氣分,則宜清化透轉,佐以清營涼血,如案1加入赤芍、牡丹皮,案2加入當歸、赤芍?;颊呷鲈汉?,繼續服用健脾化濕清熱湯劑以祛余邪。
三是在治療過程中,祛濕為其核心,要根據病勢,步步設防,截斷扭轉,可提高療效,縮短病程。
關于中醫療法的優勢,張志明介紹,首先,中醫治療可迅速有效解除發熱。其次,中醫藥治療可有效阻止疾病的傳變,防止輕癥發展為重癥,縮短病程,提高治療效果。第三,中醫治療可幫助促進病灶的吸收。第四,中醫藥治療醫療支出低廉,中藥湯劑可及性好,給藥途徑方便,患者易于接受?!跋鄬τ诟邫n抗生素及球蛋白靜脈滴注,醫療費用支出較少?!?/div>
典型病案4則
病案1。吳某,男,43歲。1月21日初診,患者以咳嗽、發熱3 天入院,系甘肅首例新冠肺炎病例?;颊哂?月15日至南昌出差時與武漢籍人員接觸,16日返蘭州,18日出現發熱,體溫最高39.5℃,伴乏力全身不適、咳嗽、咯少量黃痰。自服藥物治療效果不佳。1月21日就診時留觀隔離,入院時體溫38.6℃,心率118次/min,呼吸23次/min,血壓137/93 mmHg。
1月22日查血常規示白細胞計數6.4×109/L,淋巴細胞比例12.8%,心肌酶譜提示LDH 234 U/L,胸部CT示雙肺不均勻散布片絮狀陰影。疑似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1月23日查新冠狀病毒核酸陽性,血氧飽和度在儲氧面罩(5 L/min)吸氧下波動于86%-96%,呼吸20-42次/min。經省級醫療專家組會診后,確診為重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收住負壓病房。予抗病毒及對癥支持治療,包括重組人干擾素α1b注射液霧化吸入、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等。1月24日復查胸部CT提示病灶較前次增大,血液檢查提示中性粒細胞計數、C反應蛋白水平及降鈣素原水平升高??紤]繼發細菌感染,予注射用亞胺培南西司他丁0.5g+0.9%氯化鈉注射液100 mL、丙種球蛋白20 g靜脈滴注。1月26日中醫初次會診,患者乏力伴發熱9 天,咳嗽,咯黃痰,汗出,食納尚可,二便調。舌紅,舌苔白厚膩、舌中少苔。
辨證:濕熱壅肺,血熱陰傷。
治法:宣散濕熱,涼血活血;方以麻杏薏甘湯加味。
處方:蜜麻黃6 g,苦杏仁6 g,生薏苡仁30 g,連翹20 g,淡豆豉6 g,酒大黃6 g,黃柏6 g,赤芍15 g,牡丹皮15 g。3劑,每日1劑,水煎,早晚分服。同時繼續西醫治療。
1月27日間斷咳嗽,活動后氣短明顯,面罩吸氧(5 L/min)狀態下血氧飽和度波動于89%-95%之間,呼吸波動于21次/min-48次/min。發熱減輕,體溫波動于36.2℃-37.5℃。1月28日復查胸片提示雙肺病灶范圍較前減少,右上肺病灶局部吸收,治療方案不變。1月29日中醫復診間斷咳嗽,無發熱,氣短較前改善。方以藿樸夏苓湯加減。
處方:姜半夏15 g,厚樸12 g,蒼術15 g,藿香15 g,砂仁9 g,茯苓20 g,連翹10 g,淡豆豉6 g,草果6 g,焦檳榔9 g,水蛭3 g,建曲30 g,酒大黃6 g,生姜6 g。5劑。服法同前。
1月31日癥狀消失,復查病毒核酸陰性,復查胸部CT示病灶明顯吸收。2月1日復查病毒核酸陰性。
經省級專家組會診,認為達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出院標準,于2月2日出院休養,患者共住院12天。
出院后囑服中藥調理方:黃芪15 g,紅參3 g,陳皮15 g,柴胡6 g,法半夏6 g,炒白芍15 g,茯苓15 g,生麥芽30 g,青蒿6 g,生姜3 g。7劑,服法同前。
愈后調理方為柴胡疏肝散合補中益氣湯化裁。因患者濕邪為患,濕熱相合,極難速除,濕性黏滯,易傷脾運;濕滯脈絡,氣機壅膩,加之患者心理壓力大,焦慮郁悶,肝氣不疏,故治以疏肝理氣、運脾益氣。
典型病案2。谷某,女,21歲。1月23日初診患者以發熱伴頭暈2 天入院?;颊哂?月19日從湖北咸寧乘車途經武漢(在武漢站逗留2 小時)來蘭州,21日出現發熱,最高體溫37.5 ℃,偶有頭暈,無其他明顯伴隨癥狀。1月23日就診收住隔離留觀,入院時查白細胞計數7.6×109/L,淋巴細胞比例10.4%,胸部CT示左肺下不均勻散布片絮狀陰影。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1月24日轉入負壓病房。入院后西醫予洛匹那韋/利托那韋、重組人干擾素α1b注射液霧化吸入等對癥治療。1月25日復查胸部CT見左肺下病灶增多,右肺下亦出現新的病灶。1月26日中醫初次會診,頭疼、頭暈、發熱6 天,伴汗出,月經來潮。食納可,二便調。舌胖質暗、苔白厚。
辨證:肝郁脾虛夾濕。
治法:健脾疏肝,化濕解表,方用丹梔逍遙散加減。
處方:醋柴胡12 g,黃芩12 g,姜半夏9 g,炒白術15 g,當歸20 g,焦山楂15 g,薄荷9 g,醋香附9 g,蒼術9 g,藿香6 g,生姜6 g,淡豆豉6 g,赤芍12 g。3劑。每日1劑,水煎,早晚分服。同時繼續西醫治療。
1月28日無發熱,體溫35.8 ℃-36.7 ℃,復查胸部CT示雙肺病灶明顯吸收?;颊咦杂X狀態良好,訴在輸液過程中有可耐受頭暈,余無其它不適。鼻導管吸氧2 L/min狀態下,氧飽和度波動于97%-99%,血壓120/73 mmHg,呼吸18-21次/min,心率60-88次/min。維持原治療方案。1月29日中醫復診,汗出、頭痛緩解,偶有頭暈、氣短,無咳嗽咯痰。小便每日6-7次,大便正常。舌質偏暗,苔白微膩。
辨證:肝郁脾弱夾濕。
治法:健脾化濕,疏肝解郁,方予逍遙散加減。
處方:醋柴胡12 g,黃芩12 g,姜半夏9 g,炒白術15 g,蒼術9 g,當歸15 g,薄荷6 g,醋香附9 g,砂仁9 g,淡豆豉6 g,紅參3 g,焦山楂15 g,生姜6 g。5劑。服法同前。
1月31日與2月3日兩次咽拭子采樣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陰性?;颊甙l熱、汗出、頭痛、頭暈等癥消失,唯輕度氣短。2月4日經省級專家組會診,一致認為患者達到出院標準,予出院休養?;颊吖沧≡?2天,出院后囑服善后方調理,處方及理法方藥同病案1。
典型病案3。潘某,男,29歲。2020年1月22日初診,患者以發熱、咳嗽3 天入院。訴1月15日從武漢返鄉,4 天后出現發熱,體溫最高38℃,咳嗽無痰。1月22日門診就診,查血常規白示細胞9.1×109/L,淋巴細胞比例25.9%。胸部CT示雙肺上中散在斑片狀、磨玻璃狀病灶。以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留觀隔離,入院時體溫37.6℃,心率87次/min,呼吸26次/min,血壓120/65 mmHg。
1月23日查咽拭子病毒核酸檢測陽性,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轉入負壓病房。入院后西醫予洛匹那韋/利托那韋、重組人干擾素α1b注射液霧化吸入等對癥治療。1月23日中醫初次會診,咳嗽,發熱,舌苔黃膩。
辨證:濕熱犯肺。
治法:肺散濕,方用麻杏薏甘湯加味。
處方:蜜麻黃6 g,苦杏仁6 g,生薏苡仁30 g,青蒿9 g,連翹20 g,草果6 g,焦檳榔6 g,姜厚樸9 g,生姜6 g,酒大黃3 g。5劑,每日1劑,水煎,早晚分服。同時繼續西醫治療。
1月31日與2月2日兩次核酸檢測均呈陰性,患者病情快速好轉。經省級專家組遠程會診,認為達到出院標準,于2月3日出院休養,患者共住院12天。囑患者出院后服善后方調理,處方及理法方藥同病案1。
典型病案4。李某,男,24歲。2020年1月25日初診因咽部不適4 天入院?;颊唛L期定居武漢,近期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密切接觸史,1月15日來蘭州?;颊哂谌朐呵? 天出現咽部不適,3 天前出現鼻塞,于發熱門診就診,于1月25日再次就診時收住隔離留觀。入院時體溫37.4 ℃,心率74次/min,呼吸20次/min,血壓110/80 mmHg。查白細胞計數6.7×109/L,淋巴細胞比例8.4%,胸片檢查未見明確異常。
1月26日咽拭子檢查提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西醫予洛匹那韋/利托那韋、重組人干擾素αlb注射液霧化吸入等對癥治療。1月26日中醫初次會診,咽部不適4天,乏力,食納尚可,二便調。舌質淡紅、苔白膩。
辨證:寒濕犯表。
治法:散寒祛濕,宣肺利咽,方選羌活勝濕湯加減。
處方:藿香15 g,羌活12 g,蒼術9 g,淡豆豉6 g,生姜6 g,防風9 g,連翹10 g,馬勃6 g。5劑。每日1劑,早晚分服。同時繼續西醫治療。
1月31日與2月1日兩次檢測病毒核酸均呈陰性。2月2日,咽部不適、乏力癥狀均消失,經省級專家組會診認為達到出院標準,準予出院,回家休養?;颊吖沧≡? 天。囑患者出院后服善后方調理,處方及理法方藥同病案1。
從中醫學角度分析,案1患者,給予麻杏薏甘湯加味宣化清泄,服藥3劑后熱退,病情很快得到改善,轉危為安。案2患者,發病時正值經期,濕邪乘虛入里,治以疏肝健脾、化濕透邪解表為先,和解少陽,以阻止熱入血室、衛氣同病。案3患者為濕熱犯肺型,采用宣肺散濕的治法,中醫早期介入治療,病情很快好轉。案4患者為寒濕犯表,病在肺衛,若不及時散寒解表祛濕,濕邪留戀則會化熱入里,濕郁肺衛,則可引發此疫的輕癥,成為肺炎。予以羌活勝濕湯加減宣散寒濕、清熱利咽以扭轉病勢,患者藥后很快即告痊愈。
從以上4則痊愈患者的治療經過分析,中醫藥治療介入越早越好,有助于截斷病勢,減少重癥發生。但應嚴格辨證施治,方可取得良效。
張志明,男,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甘肅省防治新冠肺炎中醫專家組組長,甘肅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副院長,甘肅省名中醫,甘肅省第五批省市五級師帶徒指導老師,首屆“甘肅省醫師獎”獲得者。曾獲“甘肅省抗擊非典先進個人”“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月度人物。從事醫療、教育、科研工作30余年。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岳靚

時評

更多>>

不必對人工智能畏如虎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許多人擔憂有朝一日人工智能會替代人類的工作崗位,造... [詳細]

100元配资